寧吉喆:經濟發展新常態特征更加明顯 穩中向好態勢不斷鞏固

2017-04-26 15:46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經濟發展新常態特征更加明顯 穩中向好態勢不斷鞏固
——專訪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

新華社北京4月26日電(記者 安蓓、林暉)6.9%,2017年一季度,中國經濟以六個季度以來的最高增速交出答卷,實現良好開局。

經濟回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否具有可持續性?當前中國經濟面臨的主要矛盾和風險是什么?新華社記者專訪了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

經濟回暖具有可持續性

問:一季度宏觀經濟數據好于預期,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一季度我國宏觀經濟延續了去年三季度以來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實現了良好開局,主要指標好于預期。主要有三大因素。

一是黨中央的堅強領導。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今年真钱扑克工作報告對全年經濟工作作出明確部署,要求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牢固樹立和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適應把握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堅持以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堅持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適度擴大總需求。在中央大政方針指引下,全國上下苦干、實干、擼起袖子加油干,為首季經濟實現良好開局奠定了基礎。

二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積極成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已有工作基礎上深入推進,供給結構不斷優化。今年去產能任務已全部分解下達,煤炭、鋼鐵等行業嚴重供大于求的局面有所改善;2月末規模以上工業資產債務率同比下降0.6個百分點;3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積同比下降6.4%;前2個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百元主營業務收入中成本同比減少0.28元;一季度農業、水利、環保、扶貧等補短板領域投資均實現兩位數增長。

三是微觀主體活力不斷釋放。去年三季度以來,市場復蘇跡象明顯,重要標志是全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于去年9月實現由負轉正。“放管服”改革、企業改革、創業創新政策出臺,調動了企業積極性。企業敏銳抓住市場變化,及時調整生產經營,市場活力進一步釋放。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20%以上,財政收入同比增長14.1%。

問:當前經濟回暖態勢是否可持續?

答:我國經濟發展穩中向好的態勢在加強,回暖具有可持續性。

從生產層面看,三次產業中,農業發展基礎較好,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穩步推進;第二產業出現回暖,一季度新登記制造業企業個數增長25.4%,隨著簡政放權、減稅降費、傳統產業改造升級、新動能培育等政策落地見效,工業領域增長可持續性在增強;服務業以7%至8%左右速度持續增長的趨勢不會改變。

從需求層面看,宏觀經濟政策保持連續性和穩定性,有助于各種有利因素充分發揮。特別是一季度6.9%的經濟增速中,95.8%來自內需,4.2%靠外需。內需中,77.2%是消費需求,18.6%是投資需求。可以說,消費成為支撐經濟增長的第一拉動力。需求結構正在加快升級,內需潛力正在持續釋放,正成為推動我國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的有力支撐。

新常態特征更加明顯

問:如何評價當前中國經濟?

答:總的看,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下速度變化、結構優化、動能轉換的特征更加明顯,穩中向好的態勢不斷鞏固。

從速度看,去年中國經濟增長6.7%,雖較過去兩位數的高增長有所放緩,但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仍位居前列。

從結構看,投資與消費結構進一步改善,三次產業結構繼續優化,一季度第三產業占GDP比重達到56.5%。

從發展動能看,一季度延續了近年新動能加快成長的態勢,高技術產業、裝備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增速都兩位數增長,明顯高于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傳統產業中新動能加快成長,如機器人、新能源汽車等;網絡經濟、共享經濟等新業態呈爆發式增長。

觀察中國經濟要看五大宏觀指標。一是經濟增長率;二是就業,一季度末全國城鎮登記失業率降到4%以下,調查失業率降到5%以下,城鎮新增就業334萬人;三是物價,2、3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同比增幅都低于1%;四是國際收支,2、3月份外匯儲備均在3萬億美元以上,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五是城鄉居民收入,一季度同比增長7%,“跑贏”6.9%的GDP增速,更快于人均GDP增速。

當前既不能因為經濟增長率連續兩個季度回升太過樂觀,結構性矛盾猶存,改革任務依然艱巨;同時也要明確GDP不是唯一標準,要綜合看就業、物價、民生等諸項指標,只要就業增加、物價穩定、民生改善,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速度高一點低一點都沒問題。

今年我國經濟增長目標是6.5%左右,在實際工作中爭取更好結果。關于在實際工作中爭取更好結果,我認為,既要看增長率,又要看質量效益提升和民生改善。

在不斷化解矛盾風險中實現轉型升級

問:在當前經濟穩中向好的背景下,如何看待產能過剩、區域和行業走勢分化、房地產和金融風險積聚等問題?

答: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取得積極成效,區域經濟和產業結構不斷改善,房地產和金融領域風險總體可控。同時要看到,中國經濟面臨的結構性矛盾是長期形成的,不可能一蹴而就解決。

從產能過剩來說,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產能利用率為75.8%,比上年四季度提高2.0個百分點,但鋼鐵、煤炭、煤電等行業仍然供大于求,產能過剩并未得到根本解決。房地產市場總體調控取得明顯成效,但深層次矛盾尚未解決,一、二線城市房價上升的壓力仍然存在,三、四線城市去庫存周期仍然很長,一旦放松調控就可能反彈。金融風險雖總體可控,但不排除某些領域金融風險點較大。區域和行業走勢分化凸顯,一些地區經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

此外,一季度工業投資增速出現穩步回升,但4.9%的增幅仍低于平均投資增速,說明市場回暖動力較弱,回穩向好態勢仍需鞏固。

面對經濟回穩,我們要保持清醒:經濟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仍然存在,在一些領域、地區還比較突出,結構調整任重道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任務艱巨。要堅定不移推進結構調整和改革落地,不斷化解存在的矛盾、困難和問題。中國經濟正是在不斷化解矛盾和風險中逐步實現轉型升級。

問:面對不確定性日益增強的外部世界,中國經濟應如何應對?

答:今年以來,美日歐等發達經濟體同步回暖,一些之前負增長的新興經濟體增速轉正。外需回暖恰恰說明了這一態勢。

但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仍然較強,美聯儲加息和“調表”,都會影響國際資本流動,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部分地區沖突頻繁,一旦處理不好都會對全球經濟產生影響。

面對不確定、不穩定的國際環境,首先要把中國自己的事情辦好,確保經濟持續穩定健康發展,更好抵御外來風險影響。同時要看到,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社會信息化網絡化的趨勢沒有改變,要積極適應大趨勢,克服國際金融危機帶來的深層次影響,把中國的轉型升級放在世界發展的大背景下,堅持實行和平發展的外交政策和互利共贏的對外開放戰略。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宋巖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